价格仍是改革核心

时间:2024-01-25 点赞:41908 浏览:77587 作者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本文是一篇通货膨胀论文范文,通货膨胀方面毕业论文参考文献格式,关于价格仍是改革核心相关硕士学位毕业论文范文。适合通货膨胀及价格及环境保护方面的的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以及通货膨胀相关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下载。

经过20多年,改革又回到了出发的时候面对的问题.也许应该再来一次莫干山会议,展开一次关于价格问题的大讨论.

进入2008年,张军一直在写书.作为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写作的主题是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书中包括了许多“经济学家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里,最有趣的是“莫干山会议”和“巴山轮会议”.1984年的“莫干山会议”,让包括现任北大副校长张维迎在内一批年轻人崭露头角,20年后,他们几乎都成了中国经济学界的中坚.那一次他们讨论的主题就是价格改革.

张军想给过去30年历史一个经济学的解释.很大一部分就是对价格的解释.张军没有忘记,1980年代的价格改革付出了高昂的学费.1988年8月19日,人民广播电台播发了一条消息:政治局讨论并原则通过《关于价格、工资改革的初步方案》.该《方案》提出,绝大多数商品价格放开,由市场调节.

消息一出,商店里的货物被抢购一空.银行了发生挤兑.80年代结束的时候,价格改革引发的通货膨胀最终演变成一场社会和政治危机.

回顾往昔,他从来没有忘记这个故事.

价格是80年代的中心

《新民周刊》:80年代的改革似乎可以描述成一场以价格体制改革为中心的改革.

张军:价格问题已经有15年没有很好地讨论.80年代的改革是以价格为中心的,90年代中期以后,从政策制定的角度看,价格改革问题似乎不再重要了.

刚开始改革的时候,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最难的就是价格改革.计划控制下的价格,能源、矿产和农产品的价格都压得很低,这等于是让这些部门来补贴重工业.这是计划经济体制的一个特征,就是用这些手段转移大量剩余到重工业部门.要改革计划经济,最重要的就是要把这之间的价格理顺.

1980年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机构为拉美、东欧和苏联进行经济改革提供建议的时候,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价格自由化,而且越快越好,一次到位,不要拖得很久.这是“华盛顿共识”的重要内容.但中国的价格怎么改革,国内有严重的分歧.1984年的“莫干山会议”上,主张一步到位的人几乎没有.这就是中国文化,没有人认为应该一步到位,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而且,政府显然也没有这个打算.最后形成的方案叫做“调放结合”.一部分商品价格逐步调整,另外一些关系不大的商品,计划控制不那么严重的物资,价格基本上就放开.这个方案最后通过张劲夫向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汇报,最后坚定了政府对价格体制改革模式的选择,即渐进的、多步走、“调放结合”的方案.到了1985年到1986年,价格改革的效应开始显现出来了.能源、资源的价格基本上没有动,一般商品的价格很快就开放了.

《新民周刊》:双轨制是会上提出来的吗?

张军:所谓的双轨制,也就是计划内还是原来的比较低的计划价格,但是鼓励生产企业多生产,超出配额的部分,可以较高的价格.价格双轨制最早反而是在石油和煤炭行业里形成的.1981年,允许油田超过计划部分的原油可以按照国际市场的价格出口.这个政策很快使得出口原油的同一油田出现了两种价格.1983年,国家用允许出口原油“以出顶进”,在国内加工生产成品油,按国际市场价格在国内销售.这就又出现了成品油的双重价格.

煤炭和原油这两个部门的做法启发了学者和政府,之后开始在其他部门推行.到了1986年,双轨制的弊端显现出来了.由于两种价格差别很大,有人就把通过计划价格买来的商品以市场价卖出,倒买倒卖,赚取差价.那些计划官员掌握了审批权,套利者为此就向他们行贿.执行双轨制作为价格改革的方案,时间其实不长.由于腐败猖獗,很多人都说,再实施下去就要葬送改革.政府注意到这个问题,开始加紧研究并轨.

《新民周刊》:价格改革最主要的风险在哪里?

张军:通货膨胀.1988年,政府提出要“价格闯关”,绝大多数商品价格放开,由市场调节.那时候有一些名言,比如说,“理顺物价,改革才能加快步伐”,“物价改革非搞不可,要迎着风险、迎着困难上”,“长痛不如短痛”等等.价格改革的确是有风险的.在一个商品短缺的时代,放开价格引起了席卷全国的挤兑和抢购风潮,影响持续到1989年,一切改革都停了下来.


再来一次“莫干山会议”

《新民周刊》:所以说,价格改革在80年代并没有真正解决?

张军:没有.南方讲话之后,随着中国经济逐渐恢复增长,价格改革的呼声再次出现了.大家都已经认识到双轨制下寻租的可怕,因此双轨制不能再持续下去.到了1993年,商品短缺的局面已经大大改善,价格改革以放为主,放了不行又收,收了再放,尽管也导致了通货膨胀,但并没有引起1988年那样严重的社会后果,大部分商品从此实现了市场定价.但能源价格仍没有放开,从那时遗留下来,一直到今天仍然困扰着中国经济.

《新民周刊》:为什么保留了能源没有改?

张军:怕通胀.能源在上游,价格一放,下游全部涨上去了,担心社会承受不了.

《新民周刊》:今天能源价格改不动,还是因为这个担心?

张军:改革有自己的路径依赖.要承认这个现实.今天的宏观经济状况很大程度上是由能源价格决定的.如果能源价格低,能源密集型行业就会发展,如果我们现在完全放开,行不行?下游的产业受不受得了?

不过,今天能源的价格问题和1980年代有很大的不同,“调”的效率要比以前高.从1990年代之后,国内调整能源价格有了风向标,那就是国际市场的价格.我怎么才能知道油价和煤价需要上调呢?如果国内市场的价格低于国际市场的价格,企业就会倾向于出口,反之亦然.所以调价就有了自己的参照物.这种模式就一直延续到现在.能源价格没有放开,而是根据国际市场的价格来进行调整.

《新民周刊》:如果我们在国际油价较低的时候对能源价格进行更彻底改革,就不会有今天这样艰难的局面,我们因此丧失了能源价格改革的最佳时机.

张军:能源对宏观经济来说是一个全局性的问题.正是因为是全局性的,完全放开意味着全局性的利益再分配.在短期内进行这样规模的分配调整,要触动这么多方面的利益,我想不是中国改革的传统,也是政府不愿意看到的.

既然我们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时机,现在只能考虑次优选择,最好的办法还是主动调.不是一次到位,而是长期、多次调整.调整间隔多久,幅度多大,看当时的情况来决定.这是次优的办法.

《新民周刊》:用吴敬琏先生的话说,由于能源价格管制,人为扭曲了市场价格机制,造就了一批高能耗、高物耗和高污染的“三高”企业.转变经济增长形式已经成了当务之急.但也有人担心,油价涨上去,和国际接轨了,中国的企业会不会大规模倒闭,就业和农民增收的问题怎么办?这个两难局面成了能源价格改革的最大障碍.但长远看来,调整的成本会不会越来越高,甚至和短期内彻底放开相比得不偿失?

张军:价格改革往往要面对这样的两难,没有更好的办法.很多国家就是在价格问题上葬送了自己的经济.因为价格没有改好,有的地方出现百分之几万的通胀,最后经济就完蛋了.80年代中国比较谨慎,集中了那么多人的智慧,总算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新民周刊》:价格还是中国改革的中心的问题吗?

张军:经过20多年,改革又回到了出发的时候面对的问题.我们今天谈经济增长方式转型、谈环境保护、谈通货膨胀等等,其实背后都是一个利益的机制,这个利益机制的中心就是价格.能改的已经改了,剩下的都是难题.回顾一下中国改革的方式,不是一步到位,而是渐进的、实验的、多步走的,有一系列的优点,但是留下一个难题,包括土地的价格、利率也就是货币的价格,都没有解决.也许应该再来一次莫干山会议,展开一次价格问题的大讨论,集思广益.

相关论文

职业教育课程改革核心问题的

本文是一篇职业教育论文范文,职业教育类有关毕业论文参考文献格式,关于职业教育课程改革核心问题的相关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适合职业教育。

改革为突破口推动价格工作定位转型

此文是一篇价格论文范文,价格类论文范文例文,与改革为突破口推动价格工作定位转型相关大学毕业论文。适合不知如何写价格及工作及常态方面的。

教育体制改革的三个核心议题

为您写中国人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提供中国人方面有关电大毕业论文范文,与教育体制改革的三个核心议题相关论文范文集,包括关于中国人及议题及。